自由行走的花

摄影是生活的一部分,还有另一部分是文字和旅行。希望能与更多的朋友交流分享。若感兴趣也开放文字和图片合作。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ZSZ8305

县城,县城,说是城,其实也是村。在主街道上,看到的是城市的繁华,而在背街的地方,层层叠叠、密密扎扎、各式各样的农民房依山而建,粗糙拥挤得如同蜂房,而居住其中的人则形同蝼蚁。这些人居住的是农民房,而却已无土地可耕作,生活在城市,思想意识还停留在乡村。不知还要经过多少年,这种巨大的差距才能真正得以弥合。

今天跑到我家先生读中学的龙湖镇上去看了看。据说平常都没什么人的小镇,今天还是相当热闹。也许过年毕竟与平常不同,老家也迎回了外出的人们。既然都回家了,闲来无事自然要走动走动,于是有了小镇今天异乎寻常的热闹。打牌的,买东西的,玩游戏的,还有河边洗菜的,三五成群,形成了新年众生相。这样的生活场景虽喧闹,但却不同于现代城市中那种五光十色的繁华喧嚣,而是一种灰突突、脏兮兮,陈旧甚至破旧的,回光返照似的的喧闹。这种城乡之间的差距比它们之间的路程距离要大得多。

藏佛学院---拉扑楞寺

暮色中走来一束光,洒在春来冬残的路上

【最美的风景在路上•理塘——让仓央加措最后记挂的地方】
跨鹤高飞意壮哉,云霄一羽雪皑皑。
此行莫恨天涯远,咫尺理塘归去来。
据说这是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在失联之前写下的最后一首诗。之所以用失联而不是用圆寂是因为关于他最后的归处历来有太多不同的说法。浪漫的说法,说他跨鹤仙去;残酷的说法,说他被押送他的将军秘密绞死扔进河里;而大家最愿意接受的说法则是“1706年,六世达赖仓央嘉措被迎往北京,行至青海更尕诺尔时,于风雪夜中遁去。”所以,只能用失联来说。
我以为,六世达赖实在是个传奇而悲剧的历史人物。关于他的故事充满了矛盾,甚至让人怀疑他是否真的存在过。他是雪域高原上最大的王,也是世界最美的情郎。他一辈子做活佛做...

【最美的风景在路上•川藏线上的那些寺院——凌驾于凡尘之上的圣地】人们常说中国人没有信仰,我看得分在哪儿。进入藏区,最强烈的感觉就是庙多,刚开始还有兴趣都进去看看,后来发现太多了,也就只对规模宏大的寺院进去略微看下。不过即使如此,还是看出一些颇有意思的事情。就和欧洲每个社区一个教堂,阿拉伯国家一个街道一个教堂一样,藏区基本上一个村就有一座喇嘛庙。藏区的寺院体系之完整堪比梵蒂冈之于天主教。在解放前政教合一的时代,藏传佛教寺院不仅是人民信仰的领路人,更是这片土地的统治者,藏民的一生都几乎是围绕着寺院展开的。藏传佛教的寺院常建在村落或城市的最高处,或是远离人群的半山,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和卓尔不凡的气质统...

【茶马古道上的那些地方•巍山——南诏故国怀古】
说起南诏,人们想起的往往是大理的苍山洱海。但其实南诏的龙兴之地却是离大理下关40公里的在巍山古城。在这里,南诏完成了十年生聚,十年教养,很快在六诏中崛起,并逐渐用武力和阴谋征服了其他五诏。于是,其他五诏就犹如就犹如流星消失在历史的天空中,只留下南诏成为西南天空中的一轮孤月。如果算上完全继承南诏遗产的大理国,这个从唐太宗时期延绵至元世祖的政权比任何一个中原王朝的统治都要来得持久。期间,中原王朝不是没有想过武力征服,但都铩羽而归,于是只能笼络。而南诏的历代君王也都十分识相,总会在打退中原王朝的征服后主动纳贡称臣,维持着与中原王朝微妙的平衡关系。而这种政...

【茶马古道上的那些地方•景东文庙】

【茶马古道上的那些地方·景谷——茶马古道上最后的傣家风情】
在普洱的各大茶山走访时发现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在海拔1000米以下的区域多数都被傣族人占领,而在诸如拉祜、布朗等族则往往喜欢生活在海拔1000米以上的高山之巅。比如我们寻访古茶树林的景迈山,最高海拔在1800米左右。虽然隶属于澜沧拉祜族自治县,但海拔1000米以下的坝子和山腰到处可见傣家亮闪闪的房屋金顶,一直到沿着山路盘旋上升至海拔1000米以上的山顶才看到拉祜族的葫芦标志和布朗族褐色的干栏式建筑,两者之间泾渭分明,衣着服饰和生活习性也截然不同。似乎傣族人更喜欢温暖湿热的环境,更爱吃坝子的水田里种出的水稻米饭,而傣家妹子

照片注释:
第一张,中华普洱茶博物苑
第二张,普洱夕照
第三张,古茶树化石
第四张,普洱茶制作体验作坊

【茶马古道上的那些地方·普洱——普洱茶得名的地方】
      自从七年前去了丽江,听说了茶马古道的故事,就一直希望沿着茶马古道去看看那些昔日的茶马重镇,追寻普洱茶独特口感的来源。于是这次又到云南先不忙着去人间天堂香格里拉,而是驱车一路南下,到普洱去看看这个普洱茶得名的地方。
       到了普洱,原以为可以看到满山遍野的茶园和鳞次栉比的茶铺、茶庄,但刚进入

© 自由行走的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