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行走的花

摄影是生活的一部分,还有另一部分是文字和旅行。希望能与更多的朋友交流分享。若感兴趣也开放文字和图片合作。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ZSZ8305

【最美的风景在路上之四:亚丁——只为多看雪山一眼】从乡城一路风光无限的到了亚丁,对所谓的香巴拉小镇略有些失望。到处都是都是新修的酒店和客栈,远没有烧了一半的独克宗古城耐人寻味。找了一家叫“藏迦”的藏式客栈住下,完全是被他家看上去颇有些年头的藏式碉楼和内饰吸引。不过仔细了解才知道,楼是老楼,不过经营者是一对来自甘肃的年轻人,为人热情。通过老板娘的介绍,得知原来人们所说的亚丁村其实还在景区里,酒店所在的小镇其实是稻城的日瓦乡,离亚丁核心区还有二三十公里。玩亚丁分长线和短线需两天时间。不仅如此,长线除了270元的门票和游览车费还要另付80元的电瓶车费和500元的骑马费。若不像另付就得自己在海拔4000多米的高度徒步十几公里。问及风光,看的无非是森林、湖泊和草甸牧场,貌似和这一路饱览的风光有些重叠,实在有些兴趣缺缺。直到老板娘提到这里的雪山仍然终年不化,突然让我眼前一亮。由于全球气候变暖,这一路看的雪山基本都无雪可看,只剩下光秃秃的石壁。既然来都来了,就为了去看一眼雪山的壮丽也算值了,于是决定还是进亚丁走一趟。
当我们坐游览车山路十八弯的拐上高山之巅向亚丁村行驶时,正值大雾弥山,看不清周围的山势,仿佛行驶在云端,到真像《消失的地平线》中进入香格里拉的状况。据说,香格里拉这个叫法其实来自藏传佛教对香巴拉王国的描述。它是一片金灿灿的富庶之地,有成片的稻田和辉煌的寺院,周围有雪山拱卫,而在更大的外围又有一圈大雪山包围。而当第一眼看到亚丁村时,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人们把亚丁称为最后的“香巴拉”。这座海拔3900多米的村落正处在群山环绕的一块台地上,仙乃日雪峰在其身后若隐若现。仙乃日在藏语里就是“观音菩萨的化身”,至今尚未有人爬上过顶端。本来若是天晴,在亚丁村就能看到她的雪顶,但由于山间雨雾的遮挡,如同一位带着面纱的菩萨尚不肯露出真容,因此我们向雪峰的更深处驶去,希望有运气一睹芳容。仙乃日山峰下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冲古寺掩映在密密的针叶林中。寺旁一条欢快的小溪如牛奶一般从天而降,而我们正要做的便是逆溪而上,爬到此溪的源头,仙乃日雪峰跟前的珍珠海去一睹雪山的风采。在海拔4000米的高度爬山是一种极刺激的体验。每上个十几级台阶就累得像狗一样大口大口的喘气,半天才能平复。虽然比起那些需要靠不停的吸氧才能维持的人,我通过调节呼吸就可以适应稀薄的空气,但身体消耗仍是极大。山下穿棉衣都嫌冷,爬到半山就已经热得我敞开了衣服。运动能力明显低于平常,一公里的山坡竟爬了约1小时才到。虽然累,担当爬到山顶的珍珠海,看到雪峰峭壁千仞的矗立在面前,如此近,如此大,还是令人兴奋不已。还不等呼吸完全平复就掏出相机不停的拍。可当我正准备收相机时,笼罩在山顶的云雾突然吹散了一些,如同撩起一角纱帘,让我发现后面一座更大的雪山轮廓。这是才恍然,为啥那么多拿着长枪短炮的人坐在旁边等,原来仙乃日的真身还藏在后面,我所看到的还只是雪峰的前沿。于是我也像其他的摄影爱好者一样,找个位置坐下,一边喝口吃点干粮补充体力,一边等仙乃日云开雾散。好不容易看到云雾逐渐稀薄,阳光逐渐强烈,谁知山峰上传来一阵闷响,接着便听旁边一直架着相机对着雪山的摄影师说,不好,山上雪崩了。只见雪崩激起的巨大的雪雾顿时又将山峰遮了个严实,连天色都跟着晦暗了不少。看着阴云密布的峰顶,才看到希望的曙光,又陷入失望的黑暗,又不知要等多久才能看到雪山再现真容。我本来不甘心,还想多等等,可此时老爸早就按耐不住催着我下山,只好一步一回首,依依不舍的往下走。谁知下到一半时雾就散了一半,阳光出来了,等到我们上车转到亚丁村,仙乃日竟完全从云雾中脱跳出来,仪态万方的展现出她迷人的身姿,令人激动也令人懊悔。我埋怨到,你看,我说要再等下吧!要是多等半小时就可以在最近最好的角度拍到雪山了。老爸却说,这谁能说得清?要是你在那里等,也许个把小时都看不见云开雾散呢?那你还不是要离开?有时候,一些地方总是要离开的,一些路总是要去走的,至于路上的风景,遇见就遇见,错过就错过。刻意追求的未必比你无意间看到的要好。现在我们在路上不是能从更多的角度去拍雪峰么?于是我抓起相机在车上一通连拍。当车子渐渐远去,雪山仿佛羞涩的姑娘,直到离别的那一刻才跑出来向我挥手送别。望着山顶闪耀的银光一点点的熄灭直至彻底从我眼前消逝,心中有着难解的怅然。不过,这就是所谓的机缘吧!我们一生中总会错过无数的风景,但也会遇见无数的风景。若是为了眼前的错过懊恼,也许会错过前路更多的遇见。那就不纠结过去的,而珍惜现在的,期盼未来的。

评论
热度 ( 8 )

© 自由行走的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