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行走的花

摄影是生活的一部分,还有另一部分是文字和旅行。希望能与更多的朋友交流分享。若感兴趣也开放文字和图片合作。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ZSZ8305

【茶马古道上的那些地方·镇沅千家寨——寻茶王不遇】
离开景谷的傣家风情,我们便一头扎进了莽莽哀牢山的原始森林,向着大山深处的镇沅县驶去。听说在镇沅县千家寨有一棵2700年的乔木型野茶树,是目前发现的最古老的茶树,堪称茶树之王。查一查,路并不算远,于是决定去寻访下这棵茶树王。谁知当我们出了景谷,走上222省道,才发现这条路是多么的泥泞难行。本来222省道就是一条在哀牢山的崇山峻岭中的曲折山道。一路尽是在原始森林腹地里穿梭,人烟极为稀少,唯有潇潇落木和林间雨雾相伴。往往是上下看到的是云,走上山就成了雾。一片乌云来就一阵瓢泼大雨,雨过立马就被太阳烤,天气极为复杂多变。再加上222省道沿线在修高速,多雨的天气加上来往卡车的重压,道路被轧得稀烂布满了大坑小坑,而且都是稀泥水凼,车开过去时又打滑,又怕陷,走得极为艰难。最后直接因工程施工取石,在路上堵了两个多小时,之后又遇到瓢泼大雨,于是当我们抵达镇沅县城时天色已晚,断不能再往前走。于是在县城找了个宾馆住下,计划第二天再去拜访茶王。
第二天早晨天亮才发现,镇沅这个县城倒是个有意思的地方。从山上一下来便到了县城中心地带,而一出县城便直接上山。云南这里往往喜欢把山谷中的人们聚集的乡镇叫做坝子,而这镇沅县城真是名副其实的坝子。中间一条细细的川河,两边青山如坝,整个县城就沿着这狭长的河谷一字展开。早上从宾馆的窗户望去,眼前如屏风般的青山缭绕着氤氲的雾气,犹如一幅天然的水墨画,格外赏心悦目。不过我来这儿是为寻访茶王而来,我知道,茶王就在眼前这重峦叠嶂的深处,于是顾不得慢慢欣赏眼前的风景,又一头扎进了深山,向千家寨寻去。
千家寨虽有这样一个热闹霸气的名字,但实际是一片尚未开发的处女地,既荒无人烟,更人迹罕至。据传说很久以前有为将军因战事失利,临时屯兵于此,山中一时营寨相连,于是在当地留下了不少和军事相关的地名,例如九甲,例如千家寨。但不久,军队撤走,营地荒废,此地便又只是一片山林,空留一个地名流传至今。现在大多数山民其实都被政府动员迁移到了山下更为丰饶的河谷地带,建设新农村,所以山上原来的村寨多变成荒村野地,因久无人居,看着格外的破败荒凉。在林间行驶,若不是常见路旁有上山采集山货的村民随意停在路边的摩托车,真怀疑GPS导航是不是坏了,要不怎么把我们导到这样一个只有兽行鸟迹的地方呢?当我们好不容易到达离千家寨只有2公里的地方,结果又出变故。因昨夜大雨,前路塌方,落下的山石泥土把路堵了个严严实实,彻底切断了我们寻访茶王的希望。待向当地道路抢修人员打听前面的路,他们都特别不可理解我们这两个千里迢迢而来,只为了看一棵茶树。然后只听他们说即使路是通的车到了前面也只能停在路边,然后找人带着爬五六公里山路才能看到茶树王,并向我们大概比划了下茶王所在的位置。真没想到茶王竟是如此的难遇,既然路断了,也没什么好想的。于是朝着茶王的方向留影,并观察起周围的气候环境。
只见山间植被茂盛,古木参天,又间有山中终年不断的云雾,果然是个适合茶树生长的好地方。而在交通比现在更不发达的过去,从普洱出来的马帮要驮着普洱茶在这深山密林中穿行数月,即使有雨布遮挡,茶叶也难免受潮,而茶叶就在这连续不断的干湿交替中不规则的发酵成熟从最终造就了普洱茶的独特风味。准确的说,是古树茶的初级制作和这样的运输过程所经历的独特地理气候环境共同成就了普洱茶的味道。这次虽寻茶王不遇,但茶王却早将最好的答案赋予了这一路的领悟中。有了这样的领悟,见或不见茶王又有什么关系呢?

评论
热度 ( 10 )

© 自由行走的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