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行走的花

摄影是生活的一部分,还有另一部分是文字和旅行。希望能与更多的朋友交流分享。若感兴趣也开放文字和图片合作。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ZSZ8305

【西南行记•苍凉粗犷的元谋土林】
“云南三林”中,石林几乎吸引了所有人的关注和追捧,而土林和沙林则一直在寂寞中默默矗立在大山深处。本来这次走云南,一路不会遇到土林,但为了追寻茶源,于是泸沽湖后因临时改变路线一路南下,经过元谋,土林就在那里,于是决定去看看。
一路在青山绿水中行驶,让人很难想象在离春城昆明只有百公里之遥的地方会有一片如此苍凉粗犷的盆地。与石林,沙林完全因地质变迁和自然伟力作用下形成的地理奇观不同,元谋的土林在形成过程中有人的参与。当然,这种参与并不是有意而为之。
元谋作为世界人类最早的栖息地,在千万年前也和云南大多数地区一样,林深谷幽,水草丰美,气候湿润。在元谋这块盆地中诞生繁衍过最早的类人猿,人猿,猿人和远古人,可以说这里是中国最早被人类开发的地区,时间之久远甚至早于著名的北京人。那时,这里的水是清的,山是绿的,森林中有参天的古木,古木林中生活着众多的动物,和现在所看到的红泥水、癞头山的苍凉局面截然不同。世间的变化往往逃不过“物极必反,否极泰来”这八个字。当人人都觉得是好地方的地方,往往聚集的人就多,挤不进来的也会觊觎甚至争斗,觊觎的人一多,就变成不好的地方,比如陕西,比如中原。而当时人们认为不好的地方,没人争没人抢,有个别慧眼识珠的人将其建设发展起来,反倒成了之后的好地方,比如上海、香港。元谋正是属于前一种。
早期的人类生产力既不发达,生产方式也很原始,还远没有后来中国人所谓“天人合一”的思想深度。对元谋古人而言,这里林木茂盛,水草丰美,的确适合繁衍生息。但这块地方同样也适合其他物种的生长,所以这天这地都是他们斗争生存的对象,什么都还是你死我活的斗争。杀死猛兽才有自己的平安,扑杀牲畜才能有自己的温饱,砍伐树木才有自己的房屋,烧毁森林才有自己的田园。中国人的农耕经验就是这样一点一点从与天地自然血与火的斗争积累而来。渐渐地,人类从众多生灵中脱颖而出,得以迅速繁衍,但其对待大自然的态度也是野蛮的。迅速繁衍的人类,也迅速消耗掉周围的一切。开始是树木被一片一片伐倒,接着可捕杀的动物锐减,最后耕地也一片片变得贫瘠沙化,本是一片丰饶的土地渐渐荒芜。最后人们也在元谋这个相对封闭的地形条件下一点点消亡。也许有很少的人在最后走出了大山,另辟天地,但这些远古回忆却留在了群山深处,直至无人闻说,无人问津。最后留下一片疮痍的土地交还给自然,任雨水冲刷,岁月侵蚀,曾经的辉煌被时光掩埋,又被沙土重新堆积,最终形成了现在我们看到的壁立千仞、鬼斧神工、色层丰富的土林。后来再来到这里的人们以为这里向来如此,从来不曾对这些千奇百怪土林有过什么古代文明的猜想。多少年,多少代,这样如海市蜃楼般梦幻的地方只有牧羊人偶尔的呼喝声和羊群的叫声回荡。直到20世纪60年代偶尔发掘出古人类头骨化石才让隐藏在这些土林下的秘密得以重现天日,但这土林奇观仍然少有人问津。
尽管从地理学的角度,元谋的土林与路南石林和陆良沙林并称为“云南三林”,但直到现在元谋土林依然是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当夕阳西下时我驱车驶进通向浪巴铺的山路,只觉山路越走越荒凉,越走越冷清,空气中林木的润泽之气也逐渐被一种干燥的土味所取代。若不是车上的GPS导航在不断提示着前方的道路和距终点的距离,我真怀疑是否走错了路,或是走进了另外一个空间。到了预订的客栈,真正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野店,甚为孤独地矗立在一片红泥水的湖边,很难想象这是网上好评如潮的摄影之家。客栈中只有一个店员守店,再无旁人。问起老板去哪儿了,答说陪两个摄影师在土林里拍摄,不知要搞到多晚才回。说着很热情地赶紧招呼我们食宿。见我们很担心安全的样子,店员安慰我们说,这里绝少有人来,很安静,而且进出就一条路,又无树木遮挡要是有人行盗不会逃过他的眼睛。再说,这不是还有狗嘛!于是稍微心安。进入客栈大堂,只见挂满了土林的摄影作品和各种摄影协会的签名旗帜,便知这个摄影之家是货真价实,老板本身就是个摄影高手,于是有心结识。问伙计,老板什么时候回。伙计说,这可说不准。这些搞摄影的有时要拍到半夜三更才回。等到晚上十一点,当院中的汽车声响起,总算等回了老板和那两个摄影师。见他们兴奋的分享土林摄影的心得及夜拍星轨的体验,我打量了下他们的长枪短炮和专业三脚架,在看看我手中的富士XT10及便携三脚架,只觉得简直就没有插嘴的余地。当老板问我是否有兴趣夜拍,我也赶紧摇摇头,说我还是早上去吧。!在这样一个黑漆漆的夜晚到一个荒无人烟、鬼打得死人的地方摄影,想想都瘆得慌,我自认还缺乏专业摄影师的那种敬业精神和勇气。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在天将亮之际,迎着干爽清凉的晨风进入土林腹地。整个土林空无一人,劲力的风在林中呼啸,连一声鸟叫也无,比《星球大战》中的外星场面更为荒凉。尽管当我真正下到土林时天已大亮,但由于多云,天仍是阴沉沉的,不见一丝阳光。按照客栈店主的提示,早上需得下到土林最西边的位置才好得到日出时最好的拍摄光线,于是尽管周围嶙峋矗立的土林令人心惊,但还是拼命的向前冲。只是这样一个连个鬼影都不见的地方,还是让我有些不安,连偶尔身边跳过一只松鼠,都会把我吓一跳,走到一半真有些后悔这样冒失的下到这个原始洪荒的地方。但下都下了一半了,总不能半途而废,至少走到下个出口吧!正当我彷徨时,只见一缕阳光穿破云层,周围的世界仿佛被点亮了。那上一刻还鬼影重重的土林,此刻却显出一场惊艳的颜色和形态。有的如宫殿,有的如人像,有的如大鸟,有的如树木,十分令人惊叹。看着这样的奇幻的形态,犹如看见原始洪荒的记忆,粗犷而苍凉,充满了野性的呼唤。这片土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这里的那些原始人到底何去何从?中华文明后来的辉煌是否与他们有关?现在没有人给出答案。土林中一道道沟沟壑壑犹如地球的伤痕,那是在人类的童年时代给地球造成的伤害。我们在寻求自身发展的同时,也让自然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那时的人们也许是一种认识上的不足造成的无意识的伤害,那现在我们在这个星球已经生存了上千万年,是否已有了足够的认识避免这种伤害的重演?元谋的现在是否会成为我们的未来?
我问土林,土林无言,只见“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评论
热度 ( 13 )

© 自由行走的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