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行走的花

摄影是生活的一部分,还有另一部分是文字和旅行。希望能与更多的朋友交流分享。若感兴趣也开放文字和图片合作。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ZSZ8305

【西南行记•泸沽湖畔的女性情怀】
摩梭人严格意义上属于纳西族的一支。古代称摩些,摩沙,指的其实不是现在生活在泸沽湖的摩梭人,而是纳西族的统称。直到纳西族的一支逐渐统一了纳西族,并被明朝皇帝赐姓木,官封丽江土知府,纳西族才有了今天的族称。纳西的男人们一年大部分时间都要跟随马帮走南闯北的讨生活,家庭生产全靠女人支撑,男人们感念女人们的辛苦,本来就有尊重女性的传统。特别是对母亲,当小小少年开始跟随父亲走马帮,母亲便是男人们永远的眷恋,正因此纳西的男人们都十分孝顺依恋母亲。而摩梭人由于隐居于高山深湖,道路艰险难行,与外界甚少联系,于是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逐渐把这两种传统习惯发挥到极致。
在家中不仅女性特别是母亲作为绝对的主导,不管子女一律唯母命是从,而且男人和女人婚后依旧住在各自母家,然后由男人向女人靠拢,形成走婚的传统。
在许多,民族创世纪的神话中都有大洪水的记载,也有神圣女性崇拜,摩梭人也不例外。不过她们的神话却颇不寻常。传说泸沽湖本是一片山谷平地,牛羊成群,碧草如茵,只有一条小河蜿蜒穿过。后有一日,一个牧羊人逆河而上,发河的源头竟然是一只大鱼阻挡的泉口。牧羊人试图把大鱼从泉口拖出,却未能如愿。于是用随身的佩刀砍下了鱼的一半身子。可第二天再去看时却发现,大鱼神奇般的又长拢了。于是贪心顿起,赶来牛马,想把这个可以自己不断愈合的鱼拖回家去。未曾想,大鱼就像一个活塞,拔了塞子大水喷涌而出,于是一场灾难降临。大洪水吞没了村庄田园,只有几个喂猪的妇女,跳进猪槽中幸免于难。于是这几个妇女便成为摩梭人的祖先,而猪槽船就成了摩梭的传统渔船。
在这个故事里,搅乱这个世界的是男人,而重建这个世界的是女人。而在摩梭人另一个创世纪神话中,霸占这个世间美好的是男神,而还世间以美好的是女神。摩梭人虽信奉藏传佛教,但也相信万物有灵。她们喜欢把自然中至善至美的东西用母性词汇来形容,比如她们称清澈迷人的泸沽湖称为“谢吶咪”,意思为母湖,喜欢称北面最高的狮子山为格姆女神山。而她们在家中也尊重女性的地位。
没去泸沽湖之前,我也和大多数人一样,对摩梭人的“走婚”简单理解为男不婚,女不嫁的一种不负责任的野合行为,甚至是男人可借机放荡的理由。但到了泸沽湖却发现,摩梭人其实对于婚姻和家庭有着异乎寻常的认真。走婚这种形式更考验婚姻双方的感情质量和对感情的经营。走婚的阿夏和阿注,不管是自由恋爱还是相亲而成,同样需要得到双方家庭的祝福和一定的仪式才能开始走婚。双方各自住在自己的母家也是对双方家庭及各自母亲的一种平等尊重。若是女方怀孕,男人则有义务到女方家帮忙干活,体现的也是对新母亲的一种尊重。一般这种走婚是完全一对一的,而且一旦确立关系就极其稳定,并不像人们所想象的那样,男人可在同时不同的女人之间朝秦暮楚。若是男人有出轨的行为,女人们则会关闭花楼,主动回击男人们的行为。一旦花楼的门不再向她的阿夏敞开,这段走婚关系便宣告结束,两人从此老死不相往来。对待感情,摩梭的女人就是这么干脆绝对,就像泸沽湖水一样清澈凛冽!

评论 ( 1 )
热度 ( 18 )

© 自由行走的花 | Powered by LOFTER